导航菜单

徐州开元名都大酒店:关注:上网被“劫持”? 不能让网络“程咬金”为所欲为

关注上关注上"When the eldest of my two sons was in the third year of middle school, his history teacher, who had some experience in China, suggested the students go to live there and have a close look at the old country," Cho said所以抓住风口我先立一步这个是可以的,网被劫但是立完之后要立刻延展。但我投了很多交易平台,持不能程咬金我觉得我很难看到下一个的C端的具备2C网络效应的。徐州开元名都大酒店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也在找第二个或者是第三个根据地,让网络根据地多了就成一个大胖子了。这是一个基于人的投资逻辑不是基于资源,关注上就是只投人。合伙人A:网被劫我觉得你刚才说的找到根据地以后要扩张我也是很同意的,网被劫我们研究了两百个基金,有一百二十个死掉,这一百二十个怎么死掉的呢?我们发现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专注的那个行业里面有nanotech、cleantech、semiconductor等等这些波动性很强的行业。持不能程咬金这个可能对FOF的角度来说就是一个像投BAT等上市公司和投A轮的角度差异一样。徐州开元名都大酒店如果是大的,让网络会在什么领域出来?合伙人A:让网络就我们观察到还是有很多品类都没有被很好的服务,之前之所以没有出现这样的平台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因为某一些基础设施还是没有成熟,Mobike就是一个例子。

合伙人A:关注上是,还有就是很多顶级的VC都不用投票制,比如Benchmark。所以XX早期的一期基金能推的那么快、网被劫回报那么好、项目那么准。徐州开元名都大酒店合伙人B:持不能程咬金他们是一个合伙人看完了说投就投,还是?合伙人A:他会内部讨论,每一个项目他都必须经过内部讨论,但都是由看项目的人来决策。

合伙人B:让网络所以最后还是要达成一致还是说每个人靠自己的silverbullet?合伙人A:他们会有点像socialcapital这样的模式,就是把自己的brand和影响力赌上去。合伙人C:关注上是的,但这个还是可能有的,但是并不是structural的机会,我觉得是在很点状的市场。加元美元听上去挺悬的,网被劫其实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怎么看待这个世界上的价值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既包括历史也包括未来。比如XX基金虽然是投汽车、持不能程咬金房产,现在拓展到娱乐,娱乐投的也很好。

徐州开元名都大酒店合伙人E:我说说我的看法,XX和XX两个基金的共同特点是他们两个每一家的三个合伙人都磨合了很久,而且这个久都是在一线机构里面经历了很多失败的项目,而且位置足够高。问题一:有一个国内做过十多年的基金负责人说,最早他们参加活动乱七八糟的报名单位有一千多个,到现在活着的也就30个。

很难,但是做到了就很好,诸如此类的,这是我看的第二个点,就是说如果这点很强的话我们也愿意投资。问题三:新基金怎么看2017年?有什么值得投资的?合伙人A:我们主要看三块,一个是有网络效应、规模优势的平台,可能大部分会是交易平台;还有一个是能够生产数据、并且利用这个数据来改善用户体验的,最后一块是下一代生态系统的“枢纽”,指的是有潜力成为下一个微软或苹果这样公司的。第一个问题是,有网络效应的交易平台到2017年还有没有?为什么呢?移动互联网这个时代已经跑了六年了,如果说有机会,理论上来说应该被无数人试错过了,为什么到2017年还有?合伙人A:都被人试过了这句话其实不准确,或者说只是显而易见的、容易做的被人试过,而且其实试过了也不代表已经被试出来了,总的来讲还是有机会的。第一是人强,而且时机对了,他出来的时间很好;第二个就是背后的资源,毫无疑问,这个也是他多年的人脉积累的。

合伙人D:我相信2B领域还比较早、还有机会,但你觉得2C会有网络效应的交易平台里面还有哪些?在什么领域会出现?理论上现在看得见的,有网络效应的交易平台都被小巨头占的差不多了。文中做了匿名处理,并打乱发言顺序,且对内容做了大幅删节(原讨论时长超过三小时)。如果在这一点上能给到我们足够的信心,那我们会选择。合伙人E:就简单的讲就是很难用topdown的方法来去预判这个事情。

就我投后面一类是希望说能看到更高的倍数,我投BAT我可能expectROI可能也就是15%、20%之类的,那我投资后面这个的话我会expect有更高的ROI,同时可能有一定的risk。合伙人D:第二个问题,你第二个策略是数据driven,数据driven的话理论上来说大公司手中的数据最多,那创业公司的机会在哪里?合伙人A:在很多垂直行业垂直领域还有机会,这些垂直领域甚至都不比滴滴打车这样的领域小。

徐州开元名都大酒店心态上:合伙人F:我做新基金,已经投了很多项目,大概百分之七八十拿到下一轮,不能说特别差,也不能说特别好。方式上:合伙人B:新基金都需要一个清晰的定位,在某个领域投出成绩,能够成就一家新机构。

那还有一个就是关于专业性这个,在我看来其实基金这个行业是一个手艺人,或者我叫他脑艺人,他其实是一个用自己的brain赚钱的一个行业,那我们在投这个行业的时候可能会需要判断他的脑力或者是认知能力。document.writeln('关注创业、电商、站长,扫描A5创业网微信二维码,定期抽大奖。而投单个领域的时候,首先你要投标杆,在这个领域的前十名里起码要投到三个,你才能够成为一个品牌的机构,但也只是一个二线的。也许这个行业并没有死,但行业在那三五年进入低谷,也会让一个基金死亡。然后为了解决社交压力的问题每一个人不需要开会,而是单独写一份邮件发给推项目的一个人。回到这儿我觉得第一个还是要向老基金们致敬,然后从他们大平台上挖人。

合伙人B:就是说第一这是一个小行业,不比二级市场那些人动辄就是几十个亿。但你如果天天这样干也会打光了。

再比如说Greylock就是每个人写一个对项目的看法、一个分数,但是这个都不算数。合伙人D:我想跟你聊聊这个。

问题五:FOF角度如何看待老基金和新基金某FOF从业者:在我看来FOF有两个投资逻辑,一类是资源导向,资源导向就包括你们谈到的老基金,比如红杉、经纬这些有品牌的。合伙人D:对,移动互联网是2010年开始的,2012年、2013年都在试错,有很多机会,但是现在已经到了2017年了,2C的这种平台其实越来越少

因此,分销相对于直销更加有效。曾任用友HR事业部总经理、金蝶首席人力资源顾问、用友集团首席专家等职务。全能的软件模式往往是买一个解决方案,包括整个产品、服务、实时交互的咨询。我们要有专属的营销频道和服务公司,也就是说我们期待未来的分工更加明确。

因为这种SaaS或PaaS的平台不会支持单个的企业做这些东西,我是讲国外的厂商,没有支持你自己做开发的工具,所以国外的厂商在中国的客户基本上是非常少的,完全没有形成气候。这是我们所理解的按需使用、按需采购、按需服务这样一个SaaS的形态,因为你购买的不是一个整体解决方案,是我们单个的产品,而且SaaS服务是很散的点,分不同类型来进行单一采购的。

作为中国第一代人力资源管理软件(e-HR)的主要缔造者之一,为主流HR软件搭建了延续十几年的应用框架。Q:按照SaaS产品服务形式,企业应该以直销为主,为什么现在很多SaaS公司仍然将渠道销售作为重点销售方式?A:SaaS产品的服务模式,其实标准的模式应该跟互联网的企业很近的,我所理解的SaaS应该是既不要直销也不要分销的,就是大家通过互联网的渠道获取信息,进入网站和App去选购产品,通过网上的支付,自我的去实现这些交付。

也不是说客户跟SaaS厂商谈判,要求什么结果,厂商再去进行开发。无论是在用户的部署、流程的配置还是数据的挖掘,能够给不同的企业用户带来自己所需要的服务。

对于个人服务这块,就把所有的企业看成整体,把小企业看成大企业里面的部门。我们也认真研究了Salesforce和Workday,包括其它企业的产品现状。在传统的软件时代,大客户定制化要求是,功能与我的同行,甚至于其他客户都不一样,特别的个性。除了这两家以外,我们看到欧美市场有很多做细分领域的小公司,他们做的SaaS发展比较快,是因为他们有一些成熟的销售渠道。

我们通过调研发现,在欧美市场确实他们的标准化程度非常高。怎么能做到既能够满足灵活性,又能深入化程度很高。

另外做分销的毛利是可控的,分销的企业因为是针对于同样的客户,会摊薄单个SaaS应用的营销成本。说起来无非是把它简化简化再简化,最后进行组合。

徐州开元名都大酒店他们也没有去对比标准厂商和他们自己做的产品之间的差异,这个我觉得是比较大的障碍。另外,大的企业没有使用我们的很多SaaS产品,主要的原因还是我们谈过的,他之前有个比较好的软件基础,把之前全能模式按照SaaS部署的痛点还不够痛,但是大趋势是改变不了的。